日志

总把诗情铸笔端

作者:中国国风网|发表时间:2017-01-06|阅读(376)|评论(0)| 推荐(0)



 1111_副本.jpg

牛家强先生

 

               -------牛家强及其书法艺术

 

    (中国国风网  孙克攀) 牛家强先生嗜藏书、喜读书、善研书,对子史经集深究博读,每每谈起诸子百家、唐诗宋词元曲、书法绘画篆刻等,都有令人折服的独特见解和鉴赏角度, 笔者最深悟的是牛家强先生在谈到书法以及书法的发展历史进程以及未来的发展趋势时,思路缜密、观点立意独特、论评相得益彰。说他是一头砚田耕耘的老黄牛是最恰当不过的了。

      说到砚,砚的别称很多。据考,首次将砚喻为砚田的是北宋诗人唐庚在《次泊头》里题写的一句诗:“砚田无恶岁,酒国有长春。”清桐城派奠基人、文学家戴名世在《砚庄记》里也曾这样说道:“世之人以授徒卖文称之曰笔耕,曰砚田。以笔代耕,以砚代田,于义无伤,而藉是以供俯仰,此贫穷之士不得已之所为也。”其意思是把砚台比作田地,把毛笔比作耕种劳作的耒具,因此后世文人们就把墨客们从事的书画创作活动称之为耕砚。古之如此,当今亦如此。淮北职业技术学院高职研究所主任,淮北市书法家协会副主席,安徽省书法家协会会员牛家强先生,就是一位深居书斋、默默无闻、埋首苦耕砚田的老黄牛。


 111.jpg


一、道朋相益

     “大凡君子与君子以同道为朋,小人与小人以同利为朋,此自然之理也。”这是北宋文学家、史学家欧阳修在《朋党论》提出的观点。朋党一词,向来带有贬义,但是欧阳修却能推陈出新,打破了“君子不党”的传统观念,道出了朋党自古有之,最重要是辨别朋党有小人与君子之分。人君若能重用君子之党,可使国家兴盛。相反,若摧残君子之党,却可使国家败亡。党朋带有政治倾向,道朋则表明是相同知趣的友好。牛家强先生乐于结交同道朋友这是圈内公认的,乐于结交这是善意的表现,是热情的象征,是淳朴的反应,是修为的积淀。家强先生处有多少位朋友我说不清,他也说不清,我就知道有这样一个事实:在很多场合下,经常会有陌生的朋友问及到他,他这个“知名度”实在使我惊异


112.jpg



    家强先生待人大度、和善、宽容,他的为人处世定格在以诚相待这个层面上,无论高矮胖瘦、贫富贵贱只要有着志趣的共性,都能成为朋友。在这儿举个简单的例子。十五年前,为了方便招待四面八方的朋友,他开了一家小餐馆。餐馆开业后,天天门庭若市,高朋满座,热闹非凡。可半年下来一合计,赊了十几万。在那个年月这个数字是不菲的,可他只是淡然一笑了之,实有孟尝君养食客三千,舍人而弗悦的气度。这事说明了什么呢,就不言而喻了吧。



113.jpg



二、黑白通吃

 

    黑白是色彩的术语,在中国色彩学里称无彩色或两极色,术语本身不具有任何思想意义,黑就是黑,白就是白。但是“黑白通吃”在当今社会的语境下,就带有贬义了,意指在社会上能“吃的开”的人的处事行为能力。我这里提到牛家强的“黑白通吃”不是指他“吃的开”,而是指专属物质的视觉概念。“黑”指的是墨汁,“白”指的是老酒,“黑与白”这两种特定的物质都是他的至爱。说到这个黑字,我知道,家强先生从高中阶段就对书法衷情不二,临写过二王,研习过六书,特别是对柳河东下的功夫最深。他生在农村,七八十年代家里都很困窘,买不起墨汁毛笔,他就用刮下来的锅底灰搀和着水来替代墨汁,借来邻家老师写春联用的秃头毛笔,学着描红临摹。高中毕业后,他考进了安徽财贸学院,进了大学校园,眼开了,心高了,手痒了,遂拜在了原蚌埠市书法家协会主席,省内知名书法篆刻家张乃田老师门下学习书法篆刻,这才真正踏进了书法的殿堂,尝到了“苦耕砚田”的乐趣,从此经营墨事一发而不可收。再说说白,酒是人类饮用历史最长的一种植物发酵饮料,的确是个好东西,饮后具有促进血液循环,通经活络,祛风湿的功效。历朝历代都不乏酒仙酒圣,被古代文人奉为欢伯、杯中物、金波、天禄、椒浆、忘忧物等。家强先生的喝酒,交觚之间可小杯酌也能大杯炸(当地俗语叫炸雷子),这种风度虽然没到刘伶荷锸之地步,但也因朋友多几乎天天泡在酒里。有一次聊天我就问他:“你这样天天的喝,能受得了吗?”他总会笑着说:“有朋自远方来能不喝乎!”我又问他:“到现在为止,你有没有算过总体喝有多少酒了?”他又笑着说:“差不多能用车拉吧。”呵呵,你听,姓牛的就是姓牛的!

 

115.jpg


三、软硬兼施

“软硬兼施”不好听,这个成语大家都明白是啥意思,可是我这儿却是另外一个诠解。“软”说的是毛笔,“硬”则指的是篆刻刀。

     家强先生的软功,体现在书法和绘画上。多少年以来,他以篆刻为主业,兼修书法绘画。他的书法以篆书为主,以行书为辅。篆书上追秦汉,下承明清,继碑鼎刻石之衣钵,发苏黄米蔡之勃迹,形成了沉稳、率真的个人气象。家强先生善画写意花鸟,其笔下的荷叶大刀阔斧,芙蕖含蕊姿态万千,墨色淋漓浓淡相宜,配以鲜活的青蛙,饶有生趣。虽然绘画不是他的主攻方向,但笔墨间流露出了他的灵气和情感取向,令“书法入画”徜徉在绢素之上。


15.jpg


      篆刻是以坚硬的材质为文字的载体,它于方寸之中,红白之间创造各种美的结构和形式,是篆书刻写的艺术。书法篆刻是视觉艺术,空间艺术,线条艺术。篆刻内含书法,书法包容篆刻。每位篆刻家必然应是书法家。家强先生是位学者,又是艺术家,他很注重“书外功”,加强姊妹艺术的修养,阅读了大量的古籍经典,因此他的书法篆刻作品洋溢着情、理、趣的书卷气。近代篆刻大家吴昌硕讲,篆刻创作要有“书卷清气,虚和秀整”。篆刻强调的是“金石气”,但“金石气”似乎更重视创作材质的美,而“书卷气”则更突出了创作的文化意味,这一点可以在他篆刻的内容上充分地显现。他的篆刻以汉印为基,继以完白遗韵,以汉满白文法处之,糅合了权量诏版、泉布镜铭、瓦当石碣、汉传封泥等,增加了篆刻艺术的文化深度和时代内涵。在计白当黑的经营下,用刀如长枪大戟,冲切并举,势态自如,在浑穆中求灵动,朴拙中寓雄秀。古语云“字如其人,印如其人,文如其人”。在书法艺术和篆刻艺术领域里,每一种风格的形成,都基于作者的审美爱好,决定于作者的气质品格,思想感情,才能学识与文化修养。在书法创作中,作者的情感是创作的灵魂,以情感主运笔墨,以心性驱使运笔融情入笔的结果使得生动的线条形象和深刻的意蕴跃然纸上。家强先生因为具备了深厚的印学修养,从事篆刻之始,就显示出游刃有余的境界。他的印品犹如陈年老酒一样浓厚醇郁,不追时风,三十多年的苦耕造就了自然率真、古朴雄浑、瘦挺刚劲、苍古秀拔、肆意奔放、险夷结合的艺术风格,达到了明董其昌所讲的“大人相”的境地。


116.jpg

四、朝秦暮楚

 

     春秋战国时期,秦楚两个诸侯大国相互对立,经常作战。有的诸侯小国为了自身的利益与安全,时而倾向秦,时而倾向楚,这就叫“朝秦暮楚”。成语比喻人反复无常,没有原则。我在这儿冠以家强先生的“朝秦暮楚”,意为他在秦楚书法艺术上的用功——时而诏版,时而领钟。

 

    秦代实际只存在大篆、小篆和隶书三大类书体。秦统一全国后,将六国篆书统一整理出来的小篆便成为了官方公布的规范书体。这种标准而成熟的小篆书体充分的体现在了刻石以及铭文上,传承着博大、恢弘、缜密的大国风范的文化信息。作为春秋战国时代的一个诸侯国楚国,国人崇尚鬼神,流行巫谶文化,蕴含着神秘奇谲的浪漫色彩。出土的青铜器造型奇异,个性鲜明。随着楚文化与中原文化的通融交汇,其金文书法也沿袭了西周时期大篆艺术的雄浑和流美,并有自己的特色。

      在家强先生的书斋案头长期摆放着秦代《琅玡台刻石》、《石鼓文》、《秦公簋》、《峄山刻石》、《会稽刻石》和楚国碑帖《楚王领钟》、《王子申盏》、《中子化盘》等书法碑帖。这些刻石金文华贴都是秦楚最具代表性的书法,是中原多国汉文化相互碰撞杂糅的艺术结晶,是书法篆刻发迹最根本的源头。清代书法家杨守敬在《平碑记》评价道:嬴秦之迹,唯此巍然;虽磨泐最甚,而古厚之气自在,信为无上神品。清人对楚国书法艺术的评价,一是“奇”,二是“雄”,此亦即楚民族精神的写照。家强先生以印胜,印之旨于书法,书法宗于秦楚。以秦楚书契镌于方寸田地,使得印面古朴高雅,学术气息浓郁。这是他的追求,也是有别与其他人的地方。最近,家强先生认真研究了秦楚碑帖,临习考证了大量秦刻石和楚国的钟鼎。尤其是对《琅玡台刻石》、《石鼓文》、《秦公簋》以及《楚王领钟》、《王子申盏》研习为最,下了一番苦工。他以笔代刀,以纸为石,汲碑碣之神韵,抒金石之遗风。他笔下的小篆充满雄强浑厚之气,笔画停匀,提笔疾过,圆浑而遒健,沉着而舒展。他的大篆取法石刻钟鼎,气韵古朴、线条敦曲,粗细划一,婉转柔美、字体狭长。正应了清代著名学者吴大曾对楚字的评价“字体奇肆,于此见荆楚雄风”。

     明陈继儒在《岩幽栖事》里这样说:“以金石鼎彝竹简之古文,可以正六书;以六书之字画,尚可正六经之讹字。”书法的载体是文字,文字的显现是书法。作为书法艺术要讲求学术性,学术就要严谨,不可随意而为。时下不少从事书法创作的人,在这方面是个欠缺,对古文字不求甚解,随意造字。居然还有人用甲骨文书写唐诗,唐诗里的文字绝大多数是甲骨文里没有的,只得生造,这种对学术的无知和对艺术的践踏,无异于秦始皇腰里揣个“大哥大”。当代文学家、金石学家唐兰曾经这样告诫过大家:一戒硬充內行;二戒废弃根本;三戒任意猜测;四戒苟且浮躁;五戒偏守固执;六戒驳杂纠缠。

      古文字存在于文献典籍之中,不是孤立存在,学好古文字必须要熟知古汉语才行。多读古书,多查阅原始资料,多学习前人的考释经验,自己多做些科学的研究。要重视文史所涉及的历史、人文地理、经济等方面的知识。确立方向,术业有专攻,切勿浅尝辄止。

   牛家强先生深谙个中道理,他这么思考了,也去这么做了。(文  孙克攀

 

http://www.zgguofeng.com/yishu/ysrs/78577.html

责任编辑:王海峰

评论(0个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