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志

到底是什么在禁锢“她”——记情境人物画家任刚夫

作者:蜻蜓|发表时间:2014-12-19|阅读(4407)|评论(0)| 推荐(1)


/胡莹

 

人类,在浩瀚的宇宙里,作为万物生灵之长,最独特之处便是其承载着思想的光辉。中国人物画以其形神兼备之特色,自然天成地先于山水、花鸟画,成为最早独立的传统画科。而中华民族五千年文化博大精深,山水画里离不开中国哲学,花鸟画里倒映着浓浓的文人气息,人物画里的一张一合代表着生命的呼吸、精神的释放。一位热血沸腾的艺术家,对传统文化的追溯岂止于笔墨纸砚等物像的喧哗甚至浸染。该如何去表达?自清代石涛提出名言“笔墨当随时代”,备受后来者推崇,一代代艺术家前后瞻仰,只为痛快淋漓地直抒胸中时代之精神。然名言非笔墨,笔墨非时代,时代亦非口号,经典无法过时,更是深烙于心。做一位当随时代的艺术家谈何容易?著名的当代艺术家任刚夫先生,令读者真切感受到的正是一位饱含真情实感的时代先锋。




任刚夫作品

 

处处设险境

任刚夫情境人物画:融山水、人物、花鸟的当代艺术

 

任刚夫,署石涤,祖籍河北,生于辽宁。受教于陆俨少,陆抑非,潘公凯,王伯敏,朱恒,卓鹤君等诸先生,张大千学生何海霞的关门弟子。任刚夫先生之艺术创作,独特在哪儿?打开任刚夫先生的国画,如月光倾泻于薄雾,一时愕然。画面里山水悠悠,花鸟盈盈,更有人物嵌于其中。再一细看,小路、屋瓦、斑驳之倒影,山林、亭台、朦动之倩影,如梦如幻。

令人痴迷、不解、心跳的最是画中人物,若隐若现于画面之间,是画面的主体,也是推动画面情境的自然客体。人,既融于山水,思想的光辉又照耀着山水,是否又淹没于山水里,与他们朝朝暮暮,相印生辉?任刚夫先生的艺术创作将山水画、花鸟画、人物画融为一体,把西方的色彩与中国画的线条相融合,既具有强烈的视觉冲击力,又有浓厚的中国风味。既怡情于山水哲思之间,又在人物造化的背景情境中,涌动深厚的文化根基与现代人特有的丰富情怀。任刚夫先生在深厚的文化底蕴里探索着宏大、复杂、深刻以及未知的课题,它是生的冲动,生命的延续,更是当代艺术家的社会使命感。这是当代艺术中全新的艺术领域,曾有美国记者发出这样的感慨,观任先生的画就是一次历险,处处设险境,又是一个全新的世界。

 



任刚夫作品


当代艺术家的使命

任刚夫:我想表达的是注重当下的感受与思考

 

任刚夫先生打破了山水画、花鸟画、人物画各自独立而完整的单科体系,将自然与人融为一体,不仅突破了中国画固有的审美取向,尝前人所不敢,更是将中国传统哲学观与人文价值观引领至全新的艺术领域。任刚夫先生的画作不仅布局巧妙,场景复杂,而且折射着当代人对古人清静高古品德的追思及现代人伦理道德鲜活的写照。任刚夫先生说,中国的人物画在唐以前很发达,唐以后没有再走下去很可惜。最能代表中国艺术的是山水画,但山水画有时又不能完全表达时下的环境、观念。时代在发展,当代的艺术亦不能严格地将山水、人物、花鸟区分开来。如何将中国人物画的不足补进去就是他的思考。任刚夫说,每一代的画家都有自己的目标,他想表达的正是注重当下的感受与思考。

 



任刚夫作品

 

神秘的画中人物

任刚夫作品:是什么在禁锢“她”

 

任刚夫先生的情境人物画在纷繁而深厚的背景下,如何建立新的平衡关系成为了画作的难点与亮点。其画作《惜春之庭院深深》描绘了一处春意盎然的苏州园林江南景象。画家以绿色为主色调,深绿、草绿、淡绿斑驳于黑白灰的笔墨里。在每一间阁楼里辅以很能代表江南女子的紫红色调,深深庭院里紫藤树花正开得星散,浪漫而唯美,带着丝丝江南独有的眷恋与惆怅。正是这花开进了每间闺房的心扉,散落于满池睡莲的荷塘,荷塘幻境幻化为裸身躺于“瀑布”现代佳丽,她的头发随瀑布倾泻而下,她的眼神落寞着丝丝哀怜。高跟鞋旁又幻化出一妙龄女子。长廊的尽头是通往别致风景的窗阁,拐角是无边无尽的庭院。笔墨与色彩的交融,山水与人物的把控,情境与内涵的高度,任刚夫先生信笔点染,游刃有余。

 

女性人体是任刚夫先生的艺术符号,代表着欲望、人性与生命力。任刚夫先生的布局很美,中国庭院的格局,中国画的笔墨线条勾勒出中国人的触觉感触到的重彩。被荷塘震撼到的立体感让人不知是置身于是梦境还是画里。既古典又现代,既似西方又很东方。在古韵中审美,在现实中反思,正符合当代人的审美需求。是通过自己的努力,获得新生,还是在别人创造的财富里活着。到底是什么在禁锢“她”?

 

任刚夫先生的每幅画作里都有一个故事。《春逝》讲诉的就是在安徽西递村的民俗故事。在当地,许多男人娶完新娘就外出做生意了。一走就是几年甚至几十年都不回家,甚至病逝他乡。新娘只有年复一年的等待,给自己买珠子做装饰,将自己的青春葬送在豪宅里。《春逝》还是撩人心弦的绿。故事的主人公正半裸着优美的身段坐在石凳上梳妆打扮。她的左下方大片的莲花正开放,有的含苞待放,有的正露出花骨朵,有的则飘落着花瓣。她的前方是四幅三维画面,分别描绘了豪宅春色不同角度的景致,春之灵动在此刻才从波光、芭蕉叶的阳光中撒入闺阁,带来点点明媚与平静的涟漪。这是徽商的真实写照,是中国妇女的品性。画家以此来反思,来追忆,思索着爱与美,映射着新文人画的无穷韵味。




任刚夫作品

 

当代艺术家如何权衡艺术与市场的价值关系?

任刚夫:结束就是刚刚开始

 

当代艺术家不仅是艺术思想、艺术觉悟的先行者,随着艺术金融的快速发展,如何权衡艺术与市场的价值关系,是当代艺术家不得不面临的问题。在这点上,任刚夫先生就像一位痴痴不倦的冒险家。由于其融会贯通几乎所有传统文化的画系,结合东西方及现代人的审美情趣,其创作的作品极费功夫。一幅作品的创作往往长达一个月甚至数月之久。在一种风格成熟之后,也有了良好的市场基础,立即又投入新的艺术创作境界中,如此“狂人”不断去折磨自己,去挖掘,去表达,艰难地攀爬着他的艺术珠峰。

 

曾经有画商劈开了任刚夫一个阶段作品的市场,兴致勃勃地向任先生定制画作。但任先生不愿意再画这一阶段的风格。果断拒绝,双方不欢而散。任先生认为,在面对市场之时,艺术家有时也很困惑。每个艺术家都有自己的定位,如毕加索每个阶段画风的结束正代表新的开始。徐悲鸿、齐白石等大师也是在传统基础上创新。艺术创作重复的意义就不大了。任刚夫先生从小酷爱画画,家境不好丝毫无法阻止他对艺术的狂热。9岁时便每天五点半自觉起床,怀揣2毛钱去市里画画。东北的冬天零下20多度都能将砚台冻成两半。而小刚夫为了买芥子园画谱每天中午为省钱不吃饭,竟隐瞒了所有的人。如此这般对艺术的衷爱令任先生在艺术这条孤寂的道路上毅然选择披荆斩棘,当驾轻就熟之时又将一切清空,开始新的旅程,进行一生的冒险,在当代画坛实属难能可贵。

 

走进任刚夫先生处处设险境的纷繁世界,其实这里很简单、很唯美,这个世界很安静,一扇扇门里打开的是禅心。到底是什么在禁锢着“她”?时间久了,思维禁锢。禁锢“她”的是你我对美的渴望,对美的追求。在一幕幕任刚夫先生设下险棋又异常清静空灵的情境人物画里,我们终于挣脱了枷锁,冲破心灵的牢笼,寻找到属于自己的自由宁静的天空。

 

open click My wife cheated on me
My boyfriend cheated on me I cheated on my wife all wives cheat
评论(0个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