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志

画画,就是不断毁画的过程。

作者:zx_886120621|发表时间:2019-06-27|阅读(800)|评论(0)| 推荐(0)


 “我能做的只有在消失之前,毁掉我的画。”

——克劳德·莫奈


1908年 莫奈《睡莲》92 x 89cm(将于2019年6月19日于英国苏富比进行拍卖)(来源:苏富比官网)


热爱绘画,热爱光与影、色彩的肆意表达,莫奈是为人熟悉的画家。他一生孜孜不倦地追求艺术,追求印象中的生命,不断在诠释自己的灵魂。

在晚年时期,“睡莲”几乎成为他绘画的唯一主题,但是晚年时期的他,视力逐渐在下降,对于多明媚的景色似乎眼中只剩下“大色块”。也就是这样子,他著名的“睡莲”系列“被毁”。


约1914至1917年作 莫奈《绽放的睡莲》局部 160.9 x 180.8 公分 (2018年纽约佳士得洛克菲勒专拍:成交价RMB 5,393,700,000)

他对作品中光影、色彩的表达无比苛刻,在1908年的一场画展开始前,他亲自毁掉了即将送去巴黎展览的15件睡莲系列作品,在他眼中,它们总是不够完美。

伴随着作品毁灭的,是诞生更为严谨而美好的作品。

而这种“毁画”的行为并没有随着知名度的渐增而削弱,即使是68岁的莫奈仍然会说出这样的话:“我的人生就是个彻头彻尾的失败,我能做的就只有在消失之前,毁掉我的画。”

追求满意的作品,是一位画家对于自我灵魂的尊重。


毁,成就了从有到无的发展

毁——这个看起来“不可思议”的动作,却有可能是一位艺术家在不断尝试、不断突破的过程。

有人说:“艺术家的自毁作品是一种对自我的厌恶与沮丧。”

其实,“毁”在艺术家中,并不少见。

最早记载的或许便是米开朗琪罗的“自毁作品”事件。作为文艺复兴三杰之一的米开朗琪罗,在16 世纪时,毁了一尊圣母哀悼基督大理石雕像,他用锤子砸掉了季度的右腿和右臂,留下被毁的作品扬长而去。

很多时候,艺术家宁愿将自己的作品毁于一旦,也不愿意拿着“次品”去忍受世人的审判。


《哀悼基督》,米开朗基罗创作于公元 1498 年的大理石雕塑作品


在《米开朗琪罗手稿》一书中,记载了米开朗琪罗在4年的壁画的创作过程中,大约画了一千幅草图,但是去世前,他把生前不好的那些作品草稿都烧了,以致于最后留存于世间的只有70幅。

毁掉他眼中不好的作品,大概是想留给世人一个完美的自己。


 意大利 米开朗基罗《杜利圣家族》 板上蛋彩 直径120厘米 (佛罗伦萨乌菲齐美术馆藏)


而那些毁了作品进行再创作的艺术家,也许只是都只是循着一个简单的原因——不够满意。

苏联著名的作家帕斯杰尔纳克曾说过:“艺术总是被两种东西占据着:一方面坚持不懈地探索死亡,另一方面始终如一地以此创造生命。

自毁作品的艺术家,或许其实也是一直在探索作品死亡的边缘,以此进行作品的创造与新生。


毁,有时候也是一种极致的创造

提到自毁作品,著名画家吴冠中的毁画是出了名的,对于不满意的作品,最终的结果就是:毁掉。

毁画,对于吴冠中而言,可以说是一个“自然”的动作。

在1991年的秋季,吴冠中整理家中藏画时,将不满意的200多幅作品全部毁掉,有人笑称:每毁一幅画,就等于“烧毁一座豪华房子”,这一番举动也被人称为“烧豪华房子”的毁画行动,而吴冠中认为,他的目的只有一个:保留让明天的行家挑不出毛病的画!


1991年秋,吴冠中在工作室中毁掉200多张作品


也正如吴冠中所说:“作者对自己的作品,会体会到父母对孩子的心情。学生时代撕毁过大量习作,那是寻常情况,未必总触动心弦。创作中也经常撕毁作品,用调色刀戳向画布,气愤,痛苦,发泄。有时毁掉了不满意的画反而感到舒畅些,因那无可救药的‘成品不断在啮咬作者的心魂。”


吴冠中《狮子林》设色纸本 镜心 144×297 cm (中国嘉德2019春拍 成交价:RMB 1,437,500,000)

吴冠中《荷花(一)》1974年 布面油画 (2019年香港苏富比春拍 成交价:HKD1,300,000,000)


吴冠中曾经多次悲壮烧画,将200多张作品毁掉已是不足为奇,还有过撕画、烧画等。对此,吴冠中认为“烧画是很平常的,作品如果表达不好,一定要毁,古有‘毁画三千的说法,但我认为那还是少的,以后照样烧。”

吴冠中决心要毁掉所有不满意的作品,他称自己的画为“生灵”、“孩子”,对于自己创作的作品,确实有过不舍的情绪,于是有时候毁画还需要儿媳和孙子帮助。

也曾试过在困难的时候,拿自己的次品油画用来盖鸡窝。


开始屠杀生灵了,屠杀自己的孩子。

将有遗憾的次品一批批,一次次张挂起来审查,一次次淘汰,一次次刀下留人,一次次重新定案。

一次次,一批批毁,画在纸上的,无论墨彩、水彩、水粉,可撕得粉碎。作在布上的油画只能用剪刀剪,剪成片片。

——吴冠中《毁画》


吴冠中《双燕》纸本水墨|油画(北京保利2018秋拍 成交价:RMB1,660,000,000)


毁,不是单一的行为

吴冠中的自毁作品,引发了大众对自毁作品的深思,在网络上有着许多不同的声音,有人认为“宁毁勿滥,精益求精”,绘画也是一个追求完美的过程,毁掉不满意的作品,不仅仅是对艺术负责,也是对自己负责。


网络评论






也有人认为即便画得不好的作品,也应当保留,因为不完美也是人生的一个节点。

对于艺术家自毁作品,其实每个人都有着自己的看法,但是,真正的艺术是一种不断追求的、向上的境界,毁掉自己的作品,有时候是为了让自己没有退路,也更好地鞭策自己去创作更好的作品。


乾隆“毁”作品,是一种对作品的热爱?


在众多的评论中,有人提起清朝的皇帝乾隆,一生创作诗歌上万首,但流传下来的几何?

可见,有时候“毁,也是一种自我审视,自我完善的过程。

说起乾隆,他的“毁”画史也是不得不说的。


王羲之的《快雪时晴帖》、王献之的《中秋帖》以及王珣的《伯远帖》


王羲之的《快雪时晴帖》、王献之的《中秋帖》以及王珣的《伯远帖》可说是代表了中国书法艺术的最高水平,这自然也是乾隆的“珍藏”。

然而乾隆越是珍爱这些藏品,越是要“毁”掉,所收藏的名字名画几乎都被乾隆印上无数的章,而且还喜欢在上面题跋,很多艺术成就极高的字画,就这么被乾隆毁了,大大小小的印章痕迹,不留空隙地“占领”了整幅作品,以表示自己对此的“热爱”。

乾隆的这一举动,无疑是在“毁”了作品,画面美感完全被毁掉,且不可修复,作品讲究的意境、留白,尽数被“毁”去。


赵孟頫《水村图卷》局部 纸本,纵24.9厘米,横120.5厘米,(现藏于故宫博物院)


赵孟頫《水村图卷》局部 纸本,纵24.9厘米,横120.5厘米,(现藏于故宫博物院)


曾经有人半开玩笑的说“乾隆一说搞收藏,天下名家抖三抖”。

但凡是乾隆经手过的“墨宝”,经过其一番“鉴赏“之后,各留白处就被大大小小的印章或者御笔题字盖满,这一举动,无疑是在“毁灭”一件作品。


张大千的“毁”画,意欲几何?

1941年至1943年6月,张大千在敦煌临摹了大量的壁画,从当时沸沸扬扬的报道中大概还原了张大千在敦煌的情景:据称在张大千作画临摹的时候,经常做的一个做法是,先把表层近代的壁画剥去(由于敦煌的壁画历朝历代都有修葺和重绘,所以越是表层的壁画就越是近代作品),然后去探究深藏在表层壁画下面的盛唐壁画,但由于当时的科学技术等原因限制,剥离表层壁画无法保存,只能用损毁的方式,所以这样就造成了敦煌壁画蒙受了再次被破坏的灾难。


张大千《临摹北魏夜半逾城图轴》绢本设色74.8cm×54.2cm


 据当时媒体称而张大千在敦煌的2年多时间内,共计剥损了30余处的壁画。

不可否认的是,张大千对敦煌壁画的弘扬,但是他的“毁”画举动也是确切存在的,有人说,他毁坏的不仅仅是壁画,也是一层关于历史的文明,也有人认为,张大千这一举动实为无奈之举,剥开最外层的绘画是为了寻求更深处的有艺术价值的画,因此,是非对错难以言尽。


张大千《临摹初唐涅槃像图轴》绢本设色 65.9cm×163cm


毁掉一件作品的方式千千万,毁掉一件作品的原因也是数不尽,毁掉作品的过程不可言说,但是每一次“毁”作品,都有着其意义。

你是怎么看待“毁”作品这一举动的?


评论(0个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