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志

序:时代很短,历史很长

作者:QQQQ4024|发表时间:2019-07-04|阅读(33)|评论(0)| 推荐(0)


序:时代很短,历史很长


---- 2004 写在黄企之先生《中国统一文选集》出版之际


美国亚洲文化学院.国际中国文化出版社 赵晓明 


在美国首都华盛顿及大华府地区的大部分中国人都听说过黄企之的名字,许多人知道他的文章:《中国统一策略的分析》、 《一国两制是和平统一不二途径》、《统一的潮流浩浩荡荡》、《统一与民主》。他的短文作品,包括政论类与非政论类,每年甚至每月陆续在全美各大中文报纸刊登发表。能受到世人喜爱,并能引发海外华人热烈回响的作家,实乃屈指可数。而能像黄企之先生如此受人尊敬,作品长久以来一直经得起不同时期,不同趋势之评论与文化的考验,则如凤毛麟角。


黄企之先生的作品之所以受到广泛喜爱是因为他是身在美国,根在中国。一个为中国统一而写,更写中国统一的作家。他的所有文章极具时代感,而且切合当前局势。黄企之先生是一个全力投入社会潮流,政治和历史的作家。他探讨二十世纪,二十一世纪中国统一的重大议题 —— 和平、民主、发展、道德、政治、民族特色。也有一些文章是叙述他的生活、他的构想、他的计划、他的经历。范围广泛,文体简朴而引人入胜,笔调舒畅 —— 报导的、智慧的、现实主义的、慷慨激昂的。


黄企之先生的文章是以观点为导向的,其做人亦然,他所表达的是他想表达的 —— 他所爱所恨,他所怜悯及自豪的。他的观点是大部分中国人的理念,不管这些中国人现居两岸三地,或现居世界各地。中国人的这种观点理念,一个美国人,一个欧洲人,非洲人,或是澳洲人,是找不到完整的认识的。不过如果他们心胸开阔而且感触敏锐,或许可以了解我们的祖国对我们而言是什么意义,我们对她的感受:我们对她的失败之羞愧,我们对她的成就之自豪,我们对她的广袤与包罗万象之惊讶,以及最重要的,我们对她的挚爱 —— 对她的一切:土地,人民,文化,传统。


当然,我知道每个国家都有类似的情况。外国人无法像一个英国人一样地了解及感受已有两千年悠久历史的英国。我曾见过一个波兰人在回到故国时亲吻大地,也见过一个丹麦老人怯生生地以手抚挲着哥本哈根码头上的一根柱子。并非中国人的感受在特质上有何与众不同,而是我们许多怀揣一包故乡泥土客居海外的人,鲜少将我们对整个国家的感受付诸笔墨。 


出版这部“文集”是为了回顾和总结黄企之先生40年来对中国统一最终理想的无限追求。也是完成他为祖国和平统一坚持不懈、奋笔疾书的毕生心愿。这是一部充满挚爱,忧国忧民、悲壮激昂,而又矢志不移的精神作品,所写并非他自己的“一己之私”,而是关乎中国和中国人命运的大事。台湾与祖国大陆分离已50多年,而这个时代对中华民族来说不过是一个短短的过渡期。时代很短,历史很长。



***************************************************



为黄企之先生文集(第四集)敬序(2005)


美国亚洲文化学院.国际中国文化出版社社长 赵晓明


下笔写这篇序言时,黄企之先生的日记文集已经匆匆走过了六十余年的历史了。六十余年的时段是可以定义为一个整“代”的,因此,当我重新阅读他的日记文集时,恍如再次阅读波澜壮阔的中国近当代史,里面的思想情愫既曾相识又备感时间的久逝。 


六十年前,风华正茂的黄企之先生在自己的日记中写下这样一段话:“祖国啊!您什么时候,才能复兴?为了祖国,我要牺牲一切享受,忍受一切痛苦,埋头努力去做,以我的幸福,换取祖国的幸福”。


六十年过去了,今天的中国已经和六十年前的时代完全不同了,但他心中的祖国依然还没有完成她完全的统一。


黄企之这位华人世界无人不知、无人不晓的“统一先生”依然担当着他“和平统一前线小尖兵”的职责。


走过了六十余年,黄企之先生的目光始终放在养育他的祖国、放在了他时刻牵挂的海峡两岸。而今天,他更把希望的目光寄托于年轻的学子身上。


百年国殇,祖国贫弱,年逾八十的黄企之先生一生跌荡坎坷,但当一个人的命运和他心爱的祖国联系在一起时,他是幸福的。



评论(0个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