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志

陈丹青与金兆钧:话说绘画和音乐艺术

作者:靳尚谊|发表时间:2013-08-29|阅读(39373)|评论(3)| 推荐(0)

8月26日下午,“中国·新疆首届当代艺术双年展”在新疆艺术中心迎来了一场特殊的讲座,主讲人由中国当代著名油画家、文艺评论家陈丹青以及《人民音乐》执行主编金兆钧担纲,他们畅谈绘画和音乐艺术。或许是因为二人在各自艺术领域的地位以及不羁的性格、语出惊人的脾性,二人的气场相当强大,讲座现场被围得水泄不通,二人不时针砭时弊,不时抛出新异的理论,令人耳目一新,听众时而凝神谛听,时而会心一笑,时而掌声不绝,现场始终呈现出一种互动的热烈氛围。


谈到艺术,二人总不忘与新疆接接地气。首先,陈丹青谈起了曾于他(“50后”)那个年代热播电影《冰山上的来客》的主题曲《花儿为什么这样红》,陈丹青说,那是他对新疆早年的印象,包括反映哈萨克族牧民生活的电影《天山红花》中的插曲,那是他关于新疆的一些片断式的记忆,此前,他并未来过新疆,就是这些片断的记忆使他在脑海中把新疆勾勒成一个恍若隔世的稀世珍土的所在。总惦记着自己是上海人的陈丹青说:“那时上海满大街的女性都在哼唱着《花儿为什么这样红》,因为关于爱情的词汇很少,而其中的歌词会零星冒出一两句来。说起来让我感动的一件事是就在上个月,在纽约照顾母亲时(其母已于上个月过世),有一天在纽约街头,一个来自大陆的艺人在用萨克斯吹奏《花儿为什么这样红》,我循着音乐声,看到了他,听到来自大洋彼岸中国新疆的歌曲,我深受感动,我还买了他一张CD。”陈丹青说:“我曾在1979年去过敦煌,那恐怕是离新疆最近的地方了。”或许正是这些关于新疆的片断让陈丹青对这片土地产生了一种神往。


关于音乐,有“公共知识分子”之称的陈丹青总是能与金兆钧搭上话茬,比如当金兆钧谈起崔健时,陈丹青也表示了一种巨大的认同,金兆钧说起流行音乐来如数家珍:“崔健这样的摇滚乐手现在已经难觅了,有几人还能写出像崔健那样能够传唱下来的摇滚歌曲?好像没有。”


总是挑刺的陈丹青谈起流行音乐,似乎也有满腹的话要讲,他说:“时下《中国好声音》倒是蛮像一回事儿的,总要好过青歌赛,因为各种唱法搁一块比,就好像绘画界非要把油画、版画、国画一比高下一样。”这顿时引起了二人的争论,从2000年就开始当起青歌赛评委的金兆钧对时下的一些流行音乐娱乐化的现象也提出了自己的看法,二人针锋相对的场面顿时使气氛热烈起来。


金兆钧对当今中国音乐发展的明天还是充满期待的,但是言语间也含有几分隐忧,他说起这样一件事:“美国一位音乐界的朋友曾这样告诉我,21世纪的音乐属于中国人,美国的音乐广为传播,其实,美国很大程度上把世界上任何国家包括柬埔寨、老挝的音乐都消化吸收了,这不是耸人听闻的事,现在只有中国西部的音乐我们还没有顾及,中国人要抓紧了……”


话题终于转到了绘画上,陈丹青离经判道地说:“在这个自媒体时代,在三维空间不缺乏的信息时代,画画已经过时了,我并不鼓励年轻人画画,尤其是那些还在素描石膏像的初学者,完全没有必要去素描,画画和音乐一样,需要才情,不需要什么真谛,只要喜欢就够了,没听说过一代大家齐白石、董其昌画过石膏像,我没上过高中,我就是画出来的,我一直想写一篇评论文章《素描教学批判》,说实话,今天的前卫艺术搞不过商品艺术,我们在艺术上有些东西矫枉过正了。”


一个多小时的时间转瞬即逝,但追捧二人的粉丝却不顾室内闷热,散会后仍紧紧围裹住二人索要签名留念。

 

viagra watermelon viagra vs cilias viagra success story
dating a married woman why do men cheat when a husband cheats
how to get abortion pill online open abortion clinic in chicago
free spyware for android phones how to spy a cell phone spyware for android phones free
评论(3个评论)
雷家林书画 2017-04-25 19:23:37
立马所 2015-03-09 10:10:01
 人才
yilei 2013-11-24 17:32: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