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志

书法就是林散之

作者:雷家林书画|发表时间:2017-04-28|阅读(1397)|评论(0)| 推荐(0)

所谓书法者也,其实就是“您散之”

对于什么是书法或者书道,我们古人已经说的很明白不过了,今人只在理解上下功夫罢了,关于“书法”,简明地说它,其实就是你散之,所谓的散之,就是散怀抱而渲泻之,如此而已,并不是特别深奥的东西,也不必要说的神神秘秘的,或者故弄玄虚的,就象诗言志之类,亦是散也,在汉代的那位蔡文姬的父亲蔡邕就在其笔论中说的明白不过了,我最先读它是在那本《历代书法论文选》中读到: “书者,散也。欲书先散怀抱,任情恣性,然后书之。若迫于事,虽中山兔豪,不能佳也。夫书,先默坐静思,随意所适,言不出口,气不盈息,沉密神彩,如对至尊,则无不善矣。”

 

这个说书法的心态与奇妙的含义,也不是特别的复杂,十分的简明,整个过程无非是闭户深山中,获得一种寂静的心态后,借助文字的书写来舒展自己的胸襟与怀抱。这个说法已经很久的存在我的脑海中,今天又回想一下,重温一下,蔡美人的爸爸说的无非是运行书写的心境应当是如何的,今天的人能象古人那样的书写的心境其实也不是特别的多,今天的人杂念多,功利心多,所以成功的书写也少,纵是当今名声很响的书法人士,往往佳作亦是少之又少,耐看的并不多,往往初看还吓人,过后总觉得漏洞百出,与古人相去太远。

远古的人的字为何能够写的好,纵是没有留名的书迹,同样为我们神往,成为学习的范本,这想重要的应当是心态,那时的古人,没有今天这种未法时代那般的神魂颠倒的,心理障碍多,古人生在远古时,原初的心境与心态是占了主要的位置,他们敬畏天,敬畏自然,亦敬畏天之子:所谓的王者与皇帝,所以他们对于至尊的心态是如何的,亦用这种心态来书写,把书写看成神圣的事业,尤其是写了要刻录在龟骨等动物的骨头上的,作为一个占卜的法器,当然还有鼎器上的,这个是成一个国(诸侯国)之象征的记录,自然会以敬畏的心来书之,为此他们会放下一切不必要的杂念,努力做好这件神圣的事。另外的秦汉时的文字多书在竹简与木片上,所用于书写的空间被逼得尽可能的节省,这个所谓的竹简书法其实有留存后世的青史的感觉,竹子本色为青,或者若不写得小而精致,所占空间会很多,也就是造成阅读与收藏的不太方便。而且青史得传之后人,是一种永久性的记录,古人对于后来者的敬畏恐怕也是同等于先祖(文章千古事,文与字皆在其中),所以古者书写不会有丝毫的马虎,一切以如对至尊的心来对待书写。

这样你看到的甲骨文字,金文,篆书,秦汉的简帛木牍书法,还有敦煌的那些纸本书写的经文字,大多数是写的小而精致,尽精微的墨迹,却有一种致广大的气魄与风神,这个书法的风神,唐宋之后是少有了。

远古的书家与远古的工匠一样,心态寂静超然,没有过多的世俗杂念,他们干什么都是沉着而制作精致,连布帛都能织得轻于蝉翼,很薄很薄的,就象秦汉之人写在竹片上的小字,很小很小的,却是笔法结构完备而不失。当然他们写军情文书会飞快,这个是与生命与鲜血的减少而与时间赛跑一般,是必要的,但他们大多数的文书的书写,就是有一种散然的情形下的书写,似乎他们书写时,是进入禅宗一般的境界,进入寂静的状态,这个怀抱,可以称之为“散”。

绘画中的畅神说是接近书法的散环抱说,什么“望秋水,神飞扬,临春风,思浩荡。”什么“摇手非之荡吾胸”,其实与散环抱的意义没有太大的区别,而且书画本一体,远古如此,进入文人画的操作的历史状态下亦是如此,同样是静故了群动,空故纳万境的,各种艺术甚至佛理禅宗皆是如此,连庄子的恍惚之境也不例外的。

我们知道的李叔同写的魏碑还有点俗气,浊气,火燥气,当他成了弘一法师时,那个世俗的心境放下了,散了,所对的至尊至圣是我佛如来,心境变了,所以他后来所书的,不仅仅是多写佛家之言,恐怕他的书写风格,进入一个新的境界,与过去写的“勇猛精进”的魏碑风格的书法相去甚远,这个远,是远离世俗,而进入清澈清凉的境界,火燥气没有了,字字能给人以视觉的清凉之感。

我一直在设身古人那个心境是如何的形成,古人所处的环境,远没有今天这般的发达,人口也不多,那么他们的视野多是田野,十分的空旷,在夜间,能用的光也不多,那时绝对没有霓虹灯炫目的光,常常是月光,古人写月光的诗很多,可以为证,比如“床前明月光”这个是不太清白的李白写的,很有名,这还是待在家里看到的,还有“今夜鄜州月”,“月是故乡明”,然后是什么“月上东山”,“月上柳梢头”,这个只能在户外能见到,至于“千江有水千江月”那是佛眼所见,就不囊括进去了。想想古人没有电灯,也没有电脑,电视之类,象那几个傻子“囊荧读书”或者挖别人墙壁孔“偷光”读书只是少数特例的,多数在煤黑的家里等待着很无聊,不如月白风清时在外闲逛,象秉烛夜游,也只是古时的皇帝与土豪们才消费得起,普通人家象我们上微信,多半是挂在家里经济些,所以大多数的古人尤其是穷士人们,晚上看月光是现实的选择,由此生出许多的诗意来,也就是普通人家多见长用松柏等各种木材烧的火光,当然有少量皇宫与贵族用得起的烛光等,如此所有的古人,对于今天的人,多半是生活在乡间的感觉,何况今天的乡间,还有灯光,电视,电脑之类的。那时的古人,生活原始,心境亦不有今天的过多的杂念,原初的心境占据胸中,所以干什么事,专心的多,进入得深的多,书写自然亦不例外,这亦是古人所书,能够放在今天,为我们青睐的原因。

一个人成形其实是一种聚,但他总有散落有一天,而且事实上是部分的先开始散了,或者耳,或者眼,或者四肢,或者身体的部分器官,所以一切象是气聚而成,却最终还是要散落的,所以我们最应当放下的,其实就是心,自我的散落,这样,干什么,如有神助,这就是古人说的下笔如有神,你远离世俗,你读万卷书,与古人交流,亦是散,对着古人,你有某种神圣感觉,你心境澄明,你怀抱舒展,你下笔会有不一样的感觉。

曾经有位老者原名林霖,后来他似乎悟得书者散也,故改名为――林散之

评论(0个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