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志

王蒙《春山读书图》里展现出元代文人情怀

作者:雷家林书画|发表时间:2018-10-05|阅读(29)|评论(0)| 推荐(0)

王蒙《春山读书图》画一山麓松林掩隐数椽茅屋,有士人读书其间,山下水湄一凉亭,高士几人看山赏水,背景山峦用解索皴和渴墨点苔,山顶湿润浓墨点染,蓊郁苍然,如着帽一般,近景松林密茂苍茫,山石散落,境界幽深。王蒙用笔得力其外公赵子昂,书法亦佳,笔力扛鼎,其画往往望之郁然而深秀。
   

    对于元代的士人来说,归隐山林是最好的选择,因为天下为少数民族之天下,人有几等,南人最下,故除了逃至林下水边,白云满屋的环境里外,再找不到更好的出路,便是作个画人,象黄公望,最终身不得善终,可见当时社会的险恶。

 

    在山林里以图书老此身,是一种快乐,亦是一种无奈,似乎诸位杰出者,都得作个陶靖节一般,个个来个“流水桃花古洞春--万株松下一身闲”的隐士生活。这在元代社会是十分严重的,只要看一下中国古代的历史,除五胡乱华那一段外,最惨的算元代了,清代虽然亦是如此,好在那些王者还识得汉文化,网开一面,比元代在程度上轻一些。

 

    当然清人知道只作文字考据比较安全,实际上仍然是文化难以兴起,或者有点不正常。不管如何,在元代民族的高压过分严重是清代不能比的,亦让艺术滑向淡雅的水墨为上的境地,山林文人画得到兴起。

 

    在元四家中,王叔明的画仍然算得上重技法的,山石苍松画得坚实细谨,有时密密麻麻的,黄公望、倪云林、吴镇则是更加写意得多了,也许深入山林的元代画家其实不少,可以说多如牛毛,因为是真正的隐士嘛,故淹没在历史的长河里,只少数的几个画家代表着他们,代表他们的心理,愁绪,失落,无奈--

 

    历代的山林隐者往往在一个朝代的末世才会大量出现,而在元代似乎是整个一个朝代便是如此,有时候王朝不治不公的代价会获得得艺术上的富产,所谓塞翁失马焉知非福,得便是失失便是得,故一切成败得失均用平常心看待方是正理。(家林论艺)

评论(0个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