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志

李永立《皖北行走》系列组诗之九:风雨临涣

作者:中国国风网|发表时间:2018-07-31|阅读(28)|评论(0)| 推荐(0)
李永立《皖北行走》系列组诗之九:风雨临涣

临涣手记

临涣,一块新石器晚期的瓦片

那么古老

历史打着水漂朝我们飞来

城头在这里被磨平:

宿男国、铚城、铚县、临涣郡、临涣县

临涣乡

它的政治和变更,遵循着谁的命令?

那些城池、街道的布局和排列,又信奉

怎样的准则?

一直,将来,打动人心的

是它古典的平面图

我们才可以这样顺利地走下去

只是春秋的城墙矮了,明清的

老街短了

新一天的光线照在濉溪

像那些破釜沉舟想把街道

立起来的人,他的乡愁将比任何人更快

消失于一张白纸上

他们的忧患将大于平面

在这场与物的战争中

赢了衣衫,输了肉身

柳孜运河遗址

你的身边是一条迷宫般的

河岸线

往西北可达洛阳

往东南可至杭州

一个叫柳孜的码头

码头不见拴马,系船

路与河混淆,人们一无去处

不知要离开还是留下

皇帝一暗笑,百姓就受苦

天降猛兽,天子从来不管

以至湮废、消失,并不见奇

大运河就在身边,你看不到

这里的码头,终年只有二人看守

年轻的值白班,年老的值夜班

年年新柳也难以尽述自身

自己是隋柳呢,还是唐柳?

而它只有朝深处扎

沉舟蹿出大地。这只能说它

从大地的挤压下解脱出来

运河的涟漪,从它的死亡中

松绑了出来

临涣与茶馆

让我们和你一起分享

由瓜子、小点心和回忆录构成的乡下时光

四千年的建镇史和六百年的饮茶史

皖北古镇

依然是几间明清老屋

散发出古色古香的光芒

一面迎风摆动的布质茶幌子

蓝色的外面镶了白边,绣上了江淮话

清晨,茶馆里早坐满了人

如果再早一些

你就能看到

婴儿在羊水里闭着眼上场

茶客多是乡邻

也有慕名而来的远客

喝茶的响声落在地上

你知道我们——如何泡好一杯绿茶

或者,茶即人生

我想表达的,就是日子表面消失的

那些光

散落在临涣镇的古树名木

那些树

那些粗得像磨盘、像谷囤

几个人环抱都抱不过来的古树名木

银杏树、古槐树、古柘树、古朴树

皂角树

我永不会删去某种记忆

平原上很少看到珍禽飞过

我看见。清风从树冠里掏出了几十只丹顶鹤

竟比我家的姑娘漂亮

我永不会删去某种记忆

劈头盖脸的大雨中,我们一行五人

躲进一棵大槐树的树洞中 避雨

——不要说自己顶天立地

这世上还有树比人高大

我永不会删去某种记忆

这棵是秦琼拴马的古槐

这棵是罗成挂枪的古槐

这棵是尉迟敬德回眸的古槐

葳蕤奋发,向死而生

我永不会删去某种记忆

古柘树上的乌鸦

古朴树身上的龙甲

皂角树叶中的飞刀

好人全都接住

“竹林七贤”之嵇康

临涣人嵇康,我的老熟人

你是高贵的

竹子,向上高古的欲望

而现实低靡

皇帝拒绝了你,坏蛋让你死亡

竹子走出竹林

竹子走出山阳大地

目睹一场悄无声息的权利斗争

的构陷

你,已无力回天

死了,还要从容抚一曲《广陵散》

广陵散绝,你是凤竹

世人皆是芦苇

纵使学你锻铁、疏懒、竹林之游

写类似《与山巨源绝交书》的文字

也成不了你

这让我们对你更加怀念

也写隋堤柳

我对眼前的景致觉得可疑

“隋堤杨柳烟,孤棹正悠然”

眼下不见堤,也不见水

我听见他们舌尖蠕动的

一句话是这一道曲线就是隋堤

只有诗人记得鱼盐桥上是事

只有诗人取悦于雨中的那点灯火

年年湿了什么

我喜爱的是:像鸟那样徜徉在树丛柳丝间

有好大一会用于茫然自失

最后从遥远处唤回自己

李永立《皖北行走》系列组诗之九:风雨临涣

李永立先生

李永立简介:1966年生于萧县龙城,非党,当过工人,学过书画雕刻,现为萧县画乡博览文化传播有限公司董事长。2008年成立萧县画乡博览文化传播有限责任公司,创办《画乡博览》杂志,受到省、市、县相关领导的称赞,并荣获省文联“全省文学内刊创始单位”,2012年获中华人民共和国文化部颁发的经纪人证书。现系宿州市四届政协委员、萧县政协常委、安徽省优秀民营企业家、萧县商会副会长、龙城镇商会会长、国家二级作家、宿州市作协副主席,有作品集《二朵玫瑰》、《花开花落》、《竹园》、《东周名姫》面世,安徽省民间文艺家协会理事,宿州市十佳文艺工作者,宿州市首届文艺奖获得者。

http://www.zgguofeng.com/baijia/rdpl/242182.html

责任编辑:王海峰

评论(0个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