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志

皇宫、王府、胡同、太平街,桃花源

作者:雷家林书画|发表时间:2018-12-05|阅读(35)|评论(0)| 推荐(0)


北平所谓的故宫其实是皇宫,历代皇帝住的房子,兼办公的地方,普天之下,莫非王土,这其实是违背“天下为公的古代政治理念的,皇宫自然是天下中心,是九重天的顶层,按金子塔的理论,尖顶处是最高也最少,皇宫如同艺术品的孤品,天下一人,天下一屋,没有多的,谁敢造一个相同的,甚至超出的,脑袋搬家。自然皇宫的面积,气派,各种材质的构造,皆是天下独步的。曾经有关“式样雷”的事迹流传,显然他们是复制者,在明代的最先的构造者方是此皇宫建筑的先驱,在今天过分重视房产的时代,这个只能看不能住的曾经是用来给“天之子”和他的家人奴才住的房子,令人感慨得多。作为孤品皇宫房子,不是用来住的,而是用来看的,这显然是历史的选择。从1911年起,天下转入民主共和时代,本来爱新觉罗家就得卷铺盖,却因和平交接让他们多住了一些年。

建筑是艺术品,皇宫对应的建筑是江南的园林,不过我这里不说江南园林,只说低天子一等的王爷的房子,也就是王府,在家天下时代,皇帝一家儿子很多,但只能选一个接帝位,其它的儿子便是王爷的待遇,至于房子,叫王府,这个面积与档次,自然低皇宫一等,但也只是低皇宫一等,仍然比普通官员,贵族,平民大很多,今天燕京保存的王府不多,其中楷夫兄工作室附近的恭王府是相对保存完好的,显然也不再是用来住的,而是用来看的,看着王府的规模,可以相见,虽然比普通官员,平民的房子大很多,但与皇帝的相比,仍然差了很多,这个感觉,你还是亲自走一遭才行。王爷的房子显然象艺术品的上好摹品,材质与构造水平也不错,问题是王子们的眼光都在孤品或在皇宫里,自然会有一番流血与不流血的较量,成功者方获取孤品,失败者要么死了,要么获取摹品。

王府说完了就说胡同,显然王府也在胡同深处,或者紫禁城是东南西北一大片胡同包围的城市,但是胡同不是王府,那些多半是官员与贵族,境遇稍好的平民的房子,这些房子,放在今天,仍然是用来住的,或者是用来办公的,开店的,象南锣鼓巷区域的胡同房子,有一部分开发成商铺,那天周六我也去逛了一下,一条正道(正街)是人山人海的,多为年轻人,不少是着汉服的帅哥靓妹。各种工艺品店,美食店,还有其它店子。这样的房子,曾经是用来住的,今天是用来做生意的。中戏的校舍也在那,不过把老房拆了,建的新的,齐白石49年后当局给他住的房子也在那,不过据我所知,他留恋自己在西城的老屋,而对官方给他的大房子住不惯,显然这些房子原本有主,只是49年后要大公无私,归公了,公家能随意给谁住。改朝换代,谁守得住自己的私产,能保住脑袋就不错了。大概房子归公的关系,或者土地归公的关系,拆迁的抵抗力小,一大片胡同房子呜呼哀哉,老的不见了,全是平庸的现代房子,没一点艺术特色以及古城情调,不象德国日本还有欧洲国家的老房子,保存的多,有时代的古悠风情,是良好的旅游资源。

今天弄个雄安新管理中心,显然是对的,不过好象太晚了点,至少拆掉的古城风貌已经无法复原,49年的新政府,都是泥腿子们,文化素质不高,不象林徽因,梁先生,这些民国丽人帅哥文化素质好,管理这些古城之文化,以及建筑的规划的制定都在行,但他们是不受重用的,没有办法。77年后的情况改变只是经济上的快速,这种快速同样侵害了古城的保护,那个时候捞钱是第一的,哪顾得上其它,显然到了77年后的晚期,情况有所好转,保护意识开始上升,不仅制定法律,而且还复制一些古城楼,至少现有的胡同,将不再是拆迁,而是纳入保护的视野之内,因为已经是很稀少了。显然胡同就象上好的拓本,比摹品多但也不太多,主要在京城一地。

王黎莺老师给我订一张上等舱的高铁票,平常我自己只会订普通舱,我回到湘地,并在长沙刘建威同学河西的新房住一晚,在长沙我与刘兄去了太平街,他做东请我吃了饭,太平街与其它城市的古街道是大致相同的情形,改造成商业街,放眼天下,这种老街不少,大概是艺术品中的印刷品。太平街我小时候就住过,有一个平江的叔外婆49年前后在那花二百元(人民币)买了房子,大约是两层的房,外婆与父母来长沙时,带我与兄一同来,就住在她家。太平街唯一与其它地方不同的是,这里曾经是贾谊住过的地方,至今存有贾谊井,听刘兄说贾谊故居在文革就被拆除,今天的故居是新修的,所谓77年后的情况好转,新修重修文化遗址是一大功绩。

我长久的常德寓所的附近有一个桃花源,显然这是因陶潜的文章的意思而命名的村落,今天的人在那修了一个仿古的商业古镇,叫桃花源古镇,这个恐怕也是各地兴趣的一个风尚,不过我这里不说这个商业街的问题,而是说“桃花源”,每个人心里都有这么一个幻象,每个人心灵深处都有这么一个意愿:洞中方七日,人世已千年。闭门即深山。人世各种复杂的变幻,让人不安,所以定力的所在在于自己内心的桃源深处,这样你会理解一些艺人会把自己的安身地叫桃坞,停云之类,这事实上是桃花源幻相在其内心的展现。

人不仅要一个防风挡雨的巢,还要一颗心灵的巢,这个巢,就是——“桃花源

皇宫的老树 ,比主子奴才呆的久

皇宫

胡同

太平街的麻石

朗州德山禅院

评论(0个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