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志

  • 对于接受“私塾”等社会培训机构教育的学生,教育部在昨日发布的《关于做好2017年义务教育招生入学工作的通知》中表示“高度关注”。教育部强调,对于因身体健康等原因确需缓学的,父母或其他法定监护人应向县级教育部门提出申请,获批准后方可缓学,不得擅自以在家学习替代国家统一实施的义务教育(2月23日《长江日报》)。2013年,国内教育研究机构发布的《中国在家上学研究报告》显示,中国大陆约有1.8万名学龄
  • 近日,江西宁都县委发布“禁打麻将通知”:严禁在职县副处级以上领导干部在任何时间(不管是工作上班时间还是休息放假时间)、任何场合(不管是在娱乐休闲场所还是在自己家里)以任何形式(不管是娱乐还是赌博)参与打麻将,一经发现查实,先免职后处理。不少网友拍手叫好。要看到,这一决定是针对在职县副处级以上领导干部,而不是针对普通公务员。一些地方从严治吏,只针对普通公职人员,这本来就弄反了方向。但宁都县委的做法,
  •  有一位年轻的乡镇干部,在公务员交流群里发起了一个话题:“现在乡镇公务员都要求在乡镇最低服务5年,你们怎么看待这个问题?”他原本以为大多数人会抱怨,但事实恰恰相反,超八成的回复都是积极向上的,而且大都明确地表示,基层让自己的思想、工作和生活各个方面都得到了锤炼。其中一位已提拔到副县长岗位,谈到作为选调生在基层工作的5年,说这是他人生的升值期。古人云:“纸上得来终觉浅,绝知此事要躬行”。不在基
  • 武昌火车站杀人事件究竟因何?有的说是面价差引发了口角,有的说是因找工作被拒,后又有新闻确认当事人具有“精神病”,前前后后,一起新闻被分割得支离破碎。在自媒体的推波助澜下,舆论场更是一波三折,啪啪“打脸”的声音此起彼伏。在一定程度上,这就是当今舆论场的图景。一起简单的社会新闻,调查清楚并不难,但要想读到一篇一锤定音的严肃报道,这可就难了。循着一起事件,最常见的就是新闻反转,分别有几个常见的节点:先来
  • 【北京“天价拖车案”再起波澜 救援公司被诉解约】天价拖车案”又起波澜——认为救援公司采取欺诈手段救援,被救援公司提出解约,并要求赔偿。昨天(2月21日),该案在海淀法院开庭审理。这起交通事故发生在2015年10月,救援公司拖车8公里,收费12.87万元。被救车辆公司认为收费过高,拒绝支付,救援公司因此诉至法院。法院认为收费不合理,判决被救公司支付拖车费3.1685万元。案件并没有
  • 近日,某县一份禁止复婚者操办酒席的“红头文件”引发广泛关注。原本是值得点赞的严格落实中央八项规定精神、出台细则狠抓作风之举,但偏偏有人“把好经念歪了”,导致奇葩“红头文件”再次出现。复婚、再婚不得操办酒席,一事多办、一事多地办等情况也属违规操办酒席行为;普通民众春节期间与亲朋好友相聚也被举报为滥办酒席;老百姓婚丧以外的酒席一律禁止,普通村民为老人祝寿亦在禁止之列……种种规定,不仅针对党员、干部,普
  • 近日,各艺术院校自主招生陆续开考。新华社记者调查发现,近年来,虽然多地在统一标准和加强考试现场监督方面进行了不少改革,但艺考招生仍存在漏洞。长期以来,艺考都是教育腐败的重灾区。据新华社记者梳理,近3年,各地都有艺考腐败案件被查处,其中不乏影响恶劣的大案、要案、窝案。比如,2014年,湖北美术学院原党委书记刘刚获刑11年,其曾公开在学院行政办公会上,让各位领导报出各自的关系考生名单,合
  • 一支话筒、一台电脑、一个摄像头……一个普通人通过直播吸引粉丝打赏,月收入可达数千元,甚至数万元。网络直播掀起全民直播浪潮,成为新经济形态蓬勃发展的缩影。但在利益驱动下,直播经济呈现出野蛮生长之势,用低级趣味博眼球者有之,靠造假炒作套利者有之,掏公家口袋打赏者亦有之。乱象频发的直播经济,其负面效应日益显现,亟待引起高度重视。分享知识、分享生活、分享快乐……网络直播平台提供了分享的可能
  • 近日,云南丽江连续被曝发生“游客被打”事件,童话作家郑渊洁更在微博上提出对丽江古城收维护费的质疑,引发了社会各界对丽江直至云南旅游的广泛关注。2月10日,云南省人民政府常务会上,省长阮成发“炮轰”:“有些购物店之所以那么嚣张,为什么就关不掉呢?背后有人吧?”“对于造成恶劣影响的购物店,工商、公安甚至纪检部门要去查查。”旅游于云南而言,是最大的绿色产业、无烟工业,富民强省的重要抓手。2016年,云南
  • 正值春运,全国各地的客运站皆是一派熙熙攘攘的景象,多数客运站的候车厅都布置得舒适温馨。然而,也有部分车站的候车厅存在过度开发、商铺过多的现象,候车空间被严重挤占,乘客出行舒适度大大降低。(2月12 日《人民日报》)客运站候车大厅原本是用来旅客候车的,不知是从何时起,候车大厅除检票口一侧外,其他三面都被商铺占据了,大大压缩了旅客候车的空间,使原本不大的候车大厅变得拥挤不堪。“候车厅变商场”这实际上侵
  • 8日,湖南郴州高新技术产业开发区管委会纪检监察室开出一份问责意见单,通报一名员工早上9点在办公室喝牛奶。此前,贵阳市第一人民医院普外二科护士马某君在南明区御庭轩餐饮店打麻将,被纪委检查组发现,院方要求马某君做出书面检查,同时扣罚其3个月绩效。这两起案例一经传出,便由“茶杯中的风波”,迅速演绎为“舆论场的风暴”,质疑声如潮。有认为监管部门小题大做,纯属高射炮打蚊子;也有质疑相关规定不近人情的,比如网
  • 党员干部干坏事、做错事,都会受到党纪国法的追究和处理,这不仅成为共识,而且,已经成为一种常态。然而,对“不干事”的行为,遏制的力度似乎还不够,有效的办法似乎还不多。或者说,虽然有一些办法,但真正严格使用的并不多。所谓“不干事”,表现多种多样:推诿、拖延,敷衍、马虎,对上对下,忽悠来,忽悠去,这样的人,尽管贻误事业、有损形象,看似一不违纪,二不违法,似乎让人难以下手处理。于是,长期以来,“懒政”都是
  • 近段时间,一个“才子”、一个“佳人”陆续成为朋友圈里的刷屏人物。前者是赵雷,一位民谣歌手,凭着一首《成都》,在湖南卫视节目《歌手》中甫一登台,就拿到了第二名的好成绩;后者是武亦姝,一名中学生,在央视《中国诗词大会》上一鸣惊人,成功问鼎。一个现代、一个传统,两人的“意外火爆”,看似不搭边,背后或有着相似的原因:唤醒人们对优雅文化的渴望 。撇开《成都》的曲调不说,它的词本身就是一首诗歌。“让我掉下眼泪
  • 几年前有个叫郭美美的人,在网上炫了几回富,结果把一群人带到沟里去,现在又冒出个“穿山甲公子”,在微博上晒吃野味的图片,这回会波及多少人,仍是未知数。首先吃穿山甲是违法的,这个珍稀保护动物因有一身类似于鱼类的鳞甲,被誉为龙鲤,成为很多人梦寐以求的山珍。“穿山甲公子”吃了,看起来还不只他一个吃了。国家林业局已经表示,如果情况属实,将严格查处,这样的查处包括“穿山甲公子”,自然也包括饭桌
  • 随着人口流动越来越频繁,“候鸟式”退休人员不断增多,医保“随人走”实现“漫游”已成为越来越多人的迫切需求。事实上,医保“漫游”在技术上没有障碍,难点在于其在政策上“牵一发而动全身”。目前我国医保基金的统筹层次大部分在地市一级,各地缴费和保障水平不统一,医保药品、诊疗、服务设施更是千差万别。在配套改革没有协同发力情况下,医保“漫游”单兵突进容易造成部分地方基金吃紧,也会加剧医疗资源的
  • 鸡年伊始,难免要写一写鸡。写鸡的什么呢?“金鸡迎春”“闻鸡起舞”等等吉祥话和掌故,春节期间大家也听了不少了,这里不再多说。今天我们唯独来谈一谈——吃鸡。中国自古讲“六畜”。“马牛羊,鸡犬豕。此六畜,人所饲。”鸡以禽类之身跻身其中,可见古人对鸡的重视。鸡体型小,对空间要求不大;易喂养,自己去地里刨虫子就能长大,是“六畜”之中养殖门槛最低的,又兼“一鸡多能”,公鸡打鸣,母鸡下蛋。一户农家
  • 农历鸡年春节后的第一个工作日,便是立春。人常说“一年之计在于春”,无数中国人告别了短暂的团聚,又要在工作岗位上开启新的一年。这不仅是传统节气的巧合,更是对未来一年的美好期许。与美好相伴的往往是不适,有人称之为“春节综合征”。假期前,有人早已无心思工作,盼着快放假、早回家;假期中,除了吃吃喝喝、团团聚聚,有人总是感慨“无聊”“无趣”;假期末,哀叹时间太快、假期太短、没休息好的大有人在……种种表现都是
  • 2017年春节,一家支付类网络企业再次推出了“五福红包”活动,收齐富强福、和谐福、友善福、爱国福和敬业福等“五福”,就可以参与分发网络红包。去年这个活动曾因为“敬业福”数量太少遭到吐槽,如今商家表示,要“把欠大家的敬业福都还给大家”。无敬业不成福,仿佛一个美妙的隐喻,让许多人都意识到,敬业原来正是幸福的基石。何为敬业?从字面上理解,敬业的含义再简单不过,兢兢业业做好自己的本职工作,严格遵守职业道德
  • 今年春节期间,三亚旅游饭店客房价格又将实行政府指导价管理。据报道,三亚要求春节旅游市场酒店标准客房严格执行政府调控价,酒店标间不得高于6000元/晚。事实上,三亚物价部门针对高档酒店的春节限价令,已成为每年的例行公事。令人担忧的是:这是限价令还是涨价令?6000元一晚的酒店远远超出一般消费者的能力。假如这个时候,一些平时二三百元的快捷连锁酒店也跟着起哄,趁机涨到三四千元,并且还能振振
  • 最近,在湖南省湘潭县杨嘉桥镇的一家生猪调运站内,每天都会不时的传来猪的惨叫声,这里并非屠宰场,只是把生猪中转,供应给各大屠宰场,可是猪到了这里为什么会连连惨叫?原来无良商贩用“泥浆灌猪”,一头猪被灌进“泥浆”后猛增20斤。(1月2日《扬子晚报》)物质的丰盈和精神的贫乏一旦联手,一些人就会在欲望的深渊里越陷越深。“泥浆灌猪”让少数人攫取了暴利,却让消费者付出沉重的代价。“泥浆灌猪”多
1页 共57 页 1-20首页前一页12345678910...下一页尾页